獻血才能領駕照、結婚證……
  奇葩的“捆綁式管理”:
  都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事
  申領駕照結婚證前應無償獻血一次、生育二胎要簽訂結扎承諾書、申領證件需到指定地方照相……這些看似毫無關聯的事,被一些行政部門強行捆綁在一起,不少群眾深感無奈:如此“捆綁式管理”真的有用嗎?到底是方便還是添堵?
  令人無奈的“捆綁式管理”有多少?
  【“倡議式”捆綁】陝西省寶雞市今年10月1日起將實施新修訂的《無償獻血管理辦法》,其中規定,市民在領駕照、結婚證、大學錄取通知書前應無償獻血。寶雞市中心血站副站長李拴林表示,這是根據地方實際,細化了國家獻血法等法規,操作性更強。寶雞市衛生局官方微博“健康寶雞”回應網友質疑稱:僅是倡導,不是強制。
  【“強制性”捆綁】今年4月,廣東不少地區單獨夫妻反映,在開放單獨二孩準生申請之後,準備好材料申請時卻被要求寫生育後選擇結扎避孕的承諾書。對此,廣東省相關部門負責人回應稱,根據有關規定,已生育兩個以上子女的育齡夫婦,一方首選結扎措施,並不是強制,會進一步加強對相關人員培訓。
  【“消費式”捆綁】在不少新婚夫婦的印象中,領取結婚證本應是的喜事,卻伴隨著不大不小的煩心事。曾有媒體報道,在湖北某縣,領取結婚證時需要繳納額度不等的照相費、相框費、DV拍攝費等,雖然指示牌上標明瞭是自願,但實際上卻是“不交不行”。
  一方面是辦事不易,一方面是綁定頗多,如此“捆綁式管理”讓人不勝其煩。不少網友表示,這樣“拿著雞毛當令箭”的辦事模式雖算不上“傷天害理”,但正是這樣的“小磕小絆”損害了公信力,危害不小。
  紛繁複雜的“捆綁式管理”由何而來?
  針對被媒體報道的各類政府機構的“捆綁式管理”案例,不同機構似乎有不同的理由。總結起來,不強制、不知道、不明白成了“萬能答覆”,似乎給人這樣一種姿態:沒人註意時必須“我說了算”,媒體聚焦時推得一干二凈。
  看似毫不相干的事由,為何被綁在一起?原因主要有以下幾個:
  【好心辦“壞”事】梳理類似帶有附加條件的辦事條例,原本初衷可能是好的,卻因為“捆綁”讓人覺得怪怪的。“以最近被媒體關註的陝西獻血新規為例,原本是自願的倡議行為,在一紙行政規定下變成了‘隱形’強制。”陝西省社科院副院長石英說:“倡導就是倡導,政府應該著力解決難題,而不是用行政命令將難題轉嫁。”
  【無心辦“傻”事】何謂無心?無實事求是調查、解決問題之心。今年畢業的研究生小李因工作需要辦理戶口,卻被告知要同時提供加蓋檔案保管單位或原戶籍所在地計生部門公章的證明。“學校說從未開過類似證明,我一直在外地上學,老家的計生部門咋證明我是否生育過?”類似令人很難理解的“捆綁”不勝枚舉。
  專家指出,政策出台者缺乏有效調研,“拍腦門、想當然”的規定雖屬“無心之失”,但給群眾帶來不小的困擾。
  【存心辦“刁難”事】如果說以上兩種行為還情有可原,那一些部門利用行政手段強行綁定項目的做法,更是直接損害群眾利益。殯葬行業的強制消費、證件辦理時的強制消費、異地就學時需出示各類證明……這些“土規定”讓人多花錢、跑斷腿,究其原因,或因利益糾葛、或因體制制約,似有心似無心的“刁難”,令人心煩。
  給人添堵的“捆綁式管理”怎麼破?
  “正常的程序履行、材料提供無可厚非,關鍵在於一些八竿子打不著的事項被強制捆綁,必須用嚴格的審查和問責機制予以糾正。”吉林大學廉政研究與教育中心副主任王郅強說。
  王郅強認為,捆綁項目頻出的重要原因在於少數部門之間形成利益合作,通過草率的決策形成規定,給群眾辦事帶來困擾。“解決的關鍵在於加強決策前調研和辦理過程中的利益隔絕,用為民服務理念替換利益至上、不關我事的官僚作風。”
  “捆綁式”式規定中最常出現的“應當、禁止、必須”等詞語在法律上有著明確的含義,即便是“應當”也會讓人誤讀。西北大學政治傳播研究所副所長李洋認為,政府之手伸得過長,容易混淆自身職能,公共服務的提供,不能建立在強制施加額外義務的基礎上。
  李洋表示,政府部門在政策制定時必須進行充分調研,廣泛征求民意和履行聽證程序,對一些不合理的綁定政策,要通過問責和監督進行修正。“可以發動網友,通過網絡曬一曬身邊的不合理綁定規定和部門,讓他們知道‘抬頭三尺有監督’。”
  據新華社
  (原標題:奇葩的“捆綁式管理”:都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事)
創作者介紹

歷史

uw78uwuvz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